帝台不语

我希望和他到老,哪怕是幻想,哪怕是刹那,哪怕是白日梦一场。

流浪

  

四.

日子过得很快,知道空气渐渐炎热起来,雷狮才意识到,夏天到了,来了很久很久了。

他知道自己喜欢安迷修,很喜欢很喜欢,不然呢?他怎么能做到,几乎天天逃课和他呆在一起。

自己的教授已经来找自己谈论过很多次了,他的学分已经几乎所剩无几,在这样下去他连毕业都不行,但是他并不在乎,毕业,接管父亲的一切,继续在一个腐败的泥潭里求生,这一切,抵不过和安迷修呆在一起的一分钟。

当然,他没有告诉安迷修这些,就像他没有袒露对他的感觉,他还是和他斗斗嘴,偶尔上手,一起和啤酒,听他唱歌弹吉他,有时候他会睡着,就任由安迷修将他送到出租车上,然后回到宿舍时已经很晚了。

他还是叫他骑士道,没马的臭骑士,就如他还是叫他恶党,没船的臭海盗,他们几乎没怎么认真的称呼过对方的大名,除了初次见面介绍的那次,以后再也没有过,或许就他们关系而言,根本不需要。

但是很多东西在很早就改变了,雷狮喜欢安迷修,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他很迟钝的才意识到了夏天的到来。

“嘿!恶党。”安迷修和他一起趴在天台上,俯瞰着这个城市夜晚灯火辉煌的霓虹灯,这让他们觉得自己非常巨大,是这个世界的王,“我要走了。”

雷狮楞了一下,他清楚这句话的意思,但他轻笑了一声:“怎么?得绝症了?那可恭喜。”

“滚吧。”安迷修白了他一眼,继续道,“我要离开这里。”

“去哪里?”他问,语气漫不经心,手指却不由抓紧了啤酒罐。

“别的星球,哪里都行,或许是Deglew(登格鲁)也行,那里一直很贫穷,我想去那里……”

“讨伐恶党?”雷狮对他道,“你连我都还没有讨伐掉。”

他知道自己在下意识的挽留他。

“你嘛,自生自灭啦!”安迷修道,他撇过头正视着他,“我真的要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雷狮没有说什么,有些固执的不看他。

“你最近一直没有上课,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原因,总之,我走了之后你……”

“你是因为我不去上课所以要走的?”雷狮猛地打断他,有几分凄厉的用紫色的瞳仁盯着他。

安迷修没有回答。

雷狮猛地将手中的啤酒罐掷到地上,发出一声巨响,未喝完的啤酒飞出,溅在二人的裤脚上,但两个人都没有在意。

“妈的!骑士道!大爷告诉你,哪怕你滚了,老子依然不会去上课!”他冲着安迷修大吼道,“你以为自己多重要吗?!你他妈以为自己算个什么!我绝对不回去上课!!!!”

安迷修很安静的看着他,像看一个耍性子的孩子,这让他更加恼火,他看很多人都是这个样子,他大爱无私普度众生的骑士道令他感到恼火。

“我喜欢你。”雷狮道,他退后几步,和他保持一定距离,这样他就看不清他的表情了,于是他大吼道:“安迷修!我他妈喜欢你啊!”

雷狮低下头,他能感觉寂静无人的天台上,明明是炎夏,冷风四溢,或许是夜的关系,他不清楚,事实上,他明明觉得这是他度过的,最炎热的一个夏天。

他开始流泪,他发出几声很短促的哭声,那一瞬间他忘记了一切,不记得表白,不记得自己是谁,不记得安迷修是谁,他只是想哭,因为他感觉难过,他对这种感觉莫名的陌生,但是眼泪就这么流出来了,被风吹起,散落成花。

他听见脚步声的靠近,他猛地抹了一下脸,想要逃开,却被对方抱住。

“我知道。”他在他耳畔回答,“我一直知道。”

“我也喜欢你,很喜欢。”

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他心里啪的断了,雷狮开始嚎啕大哭,风灌进他的嘴里变成了咆哮。

他和以前的很多次一样,终于倦了,开始意识不清,他靠在天台上,拉出安迷修的手。

“带我走……带我离开这里……”他恳求他,“我,我想离开……”

“我会的,但你现在很累了。”安迷修单膝半跪在他面前,撩了撩他的刘海,声音无比温柔,带着安抚的味道,“先休息吧,明天,我带你走。”

“你答应我,不,你发誓!”雷狮一把拉住他的手,“用你的骑士道发誓。”

他愣了愣:“好,我用我的骑士道发誓,我,安迷修,发誓明天一早,带海盗雷狮,离开这里。”

雷狮笑了,笑得像个孩子。

“你要带我去一个有海的地方。”雷狮小声的对他嘀咕,“不准有马。”

“万一那里没有船怎么办?”安迷修轻笑着问他。

“不可能,有海就一定有船,我要乘着最牛逼的海盗船征服星辰大海。”他伸出手,勾住安迷修的脖子,和他额头相抵,他盯着安迷修的绿眼睛,他愿意溺死在里面。

“我会带上你的,骑士。”雷狮道,“我们一起去征服星辰大海!”

安迷修感觉自己喉结滚了一下,他想回答他,好的,没问题,我愿意我为你效劳,我的海盗雷狮,但他不能,他不想在骗他了,这是多么可笑啊,就在刚才,他就已经骗了他。

他怎么带他走呢?

“好。”他回答。

他吻上雷狮,他看见雷狮颤抖的眼睫毛下面那双犹如坦桑石一般的紫色眼睛,那里面流动着不定的光晕,就像星光漫天夜晚之下的海面,那是他一辈子都不能触及的光。

毕竟对最后一个孤独的骑士来说,相爱何其短暂,遗忘何其漫长。


评论
热度 ( 10 )

© 帝台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