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台不语

我希望和他到老,哪怕是幻想,哪怕是刹那,哪怕是白日梦一场。

佣兵奈布的星际恋爱日记

佣兵奈布的星际恋爱日记

————————————

日记体(不过内容完全不日记,反正我日记不会这么写),小甜饼大概是佣兵跑遍银河系追老公的故事

科幻(?)。

其中关于星球的描写参考我的原创《隐语宙者》。

————————————

——FIRST——

3029年10月15日,“世界”边缘,边境防卫站,晴

今天上面给我任务时,我是拒绝的,我愿意和一支边境开发队去探索危险的坍缩黑洞,我也不愿意一个人去追击那个“开膛手”小偷。

“这次雇主是著名歌星玛丽安娜 克拉苏小姐。”我的组长给我下发任务。

“那个斐多星系的歌神?”我漫不经心的问道。

“是的,她在位于斐多星系的斐蓝玟星上丢失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所以向我们边境雇佣兵寻求帮助。”组长接着翻看面前光屏上的资料,悬浮屏幕投下一片冷荧光,“我们的探查人员已经去过了,盗贼在现场留下了信息。”

说着,组长把光屏滑给我,我接过,发现是一张纸条。

“真是古老的留信息方式......”我嘀咕着,纸张现在已经几乎从银河系人类的生活中消失了,只有在电影里才可以看到一些。

但是我一看上面的字我就觉得不对劲了。

我认识这个字。

确切的说我太熟悉写它的人了。

“这个小偷自称‘开膛手杰克’,在此之前从未有过有关他的作案记录,但是从我们探查人员得来的信息分析出,此人行事即为隐秘,现场除了他故意留下的纸条,没有留下任何信息,而克拉苏小姐的府邸又戒备森严,被盗物件也被放在非常隐蔽的地方,所以还是不容许轻敌的。”组长瞟了我一眼,我当时正好看着这张纸条看得出神,他停下来没有接着说我都没注意。

他又回来了?他怎么可以又回来了?如果真是他那么别说盗取克拉苏的东西,就是宇宙舰队的也不在话下,但是.....他.....

“萨贝达?”

组长叫我一声,我一下回过神:“是!”

组长有些无奈的摇摇头,继续道:“考虑到最近我们边境雇佣兵大多数精力都放在探测檀阮宁坍缩黑洞中了,因此,上面决定,只派你一人去追捕这位小偷。”

“什么?!”我大叫。

组长露出疑惑的表情:“有什么问题吗?萨贝达?你是一个优秀的士兵,也执行过好几次黑洞探索任务了,只是追捕一个小偷对你来说应该不在话下吧。”

其他小偷当然没问题.....只是他......

“组长,可否给我派一个技术人员?”我挣扎着,我真的不想一个人去抓他,“如果我有发现了什么技术问题,没办法及时处理......”

“有什么技术问题一定要带一个技术人员?又不是追捕一个亡命之徒。”组长皱眉说道。

“可是可是可是组长........”

“没有什么可是!”组长一如既往的暴躁老哥,大手一挥儿,“奈布 萨贝达,现在将这个任务交给你,你一定要保证完成任务!”

“一定完成任务......”我哭丧着脸。

“明天好好休息,整理装备,后天出发,先去往斐多星系,雇主还有话要交代。”

我回到自己的宿舍,趴在桌子上,将拍有纸条照片的光屏调出来看。

是那个男人古怪潦草但华美的字迹。

我叹口气,真不知道上面是不是故意的,调查过我和这个变态的关系,如果是这样我当年还呕心沥血不怕边境环境艰苦,任务危险,一年连着一年没有假期考进边境雇佣兵,没想到这里套路这么深。

不过那都是七年前的事了,这次只能算我倒霉了。

想着我有抬头看了一眼纸条,上面写着:“克拉文小姐的东西我就收下了,她的宝贝可真漂亮,希望我们一起去往浮未星的旅程能够愉快!来自开膛手杰克。”

他这算什么?自己告知了去向吗?不过浮未星......

我的脑子一下嗡嗡作响。

我想起他站在浮未星一望无际的蔚蓝水域上,对我说:

“小奈布,和我在一起吧。”

“天哪......”我丢下光屏,一下捂住脸,“他......他他他他知道是我?!”

就算他不知道是我,他肯定是冲我来的。

浮未星是七年前他向我表白的地方。

我不敢再多想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再想下去我要疯了,不知道这个死男人再搞什么,不过我预感很不好。

说实话我不想和他见面。

只希望任务能顺利完成吧。


——TWO——

3029年10月16日,“世界”边缘,边境防卫站,晴

昨天晚上一晚上没睡好,前半夜失眠后半夜做梦,我昨晚梦到他了。

说实话我以前也不是没梦到过他,我以前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做春梦都是他——而且我在上面,当然后面事实正好相反——,不过这不是重点,我们正式在一起的时间很短很短,只有一个月吧,因为我要考边境雇佣兵,考完了之后就只能呆在边境了,我让他和我一起考。但是他是个无比倔强的“右派”,有些星族就是这样,人类占领银河系后很不爽,死活不肯为为人类政府服务。当然作为一个人类我觉得这是非常不对的。人类对银河系算是很好的了,按照我们人类旧时代科幻小说里的套路,你们在书中入侵我们地球的时候都是以赶尽杀绝断子绝孙为第一目标的。

“我不为人类政府服务。”他当时冷冰冰的对我说。

“也不算为人类政府服务吧,雇佣兵雇佣兵,佣兵是受雇主服务的,雇主就算是人类,也不会是人类政府。”我耐住性子劝他。

“边境雇佣兵的真正业务根本不是这个,奈布,你不是不知道,大家都知道,边境雇佣兵最大的雇主就是人类政府。”他对我说,“我讨厌人类政府,包括人类,我不会为人类服务。”

“说话注意点,杰克,我也是人类。”我有些生气了,“而且你也有一半人类血统。”

“可我的护照不是人类。”

“拜德恩星人也很少有右派。”

他闻言露出不置可否的表情:“那我就是稀少的拜德恩右派。”,说着摊摊自己的刀子手,这是拜德恩人的一大特征,他们的手称利器状,又长又锋利又大,喜欢穿的华丽又严实,爱戴面具,但是杰克漂亮的人类面孔和另一只真正的人类的“爪子”还是可以很轻松的分辨出他是混血。

“你非要这么反社会吗?”我说,“你这样是要被抓起来的。”

“从我们一开始在一起你就知道我,小奈布,我绝对不为人类服务,除了你之外。”他说着想揽我的肩,但我一下把他的手打开。

“我在和你说正事,杰克。”我说着露出恳求的表情,“就当为了陪我,和我一起考边境雇佣兵不可以吗?你很强,绝对考得进的!”

“那你不可以为了我不考吗?”他说,“你也不弱,奈布,宇宙这么大到处是你施展拳脚的地方。”

“我是人类,杰克,考进边境是我从小的梦想。”

“那我的梦想就是不为人类服务。”

我们大吵了一架,我们两谁都不肯为另一个人放弃,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他是一个不喜欢人类的拜德恩星人,而我是个人类,认识到这点后我很生气,这么说他一直讨厌我,就因为我是个人类。

“那你何必和我在一起,和一个人类在一起不委屈你吗?右,派。”我咬牙切齿的对他说。

“不,奈布,我很喜欢你,我的意思是......”

“我一定会去考边境雇佣兵,这是你的报名表,我帮你申请好了,明天带着这个来考试,不来我们就分手吧。”我当时真的很愤怒,我把申请表的光屏用力往他房间一丢,转过身,“我想我们两谁都没有本事隔着亿万光年异地恋。”

然后我就走了。

现在想想都很难过,说实话当时出门我就后悔了,后来在考试现场我第一个赶过去,然后一直等,等到再不进场就取消考试资格了,我才进场了,考到一半就去厕所里哭,我不是个爱哭鬼,但是我没想到他就这么不要我,我们从小一起在孤儿院长大,他就这样不要我了。

时至今日我依旧后悔,但是从没愧疚过。如今我已经当了五年的佣兵了,我为我能成为一个佣兵而骄傲,不要问我为什么不是六年,因为我第一年考试状态太差考崩了,后面又苦战了一年才考上的,我备考第二次的时候杰克来找过我,但是我连见都没见他,等我去了边境,他也就找不到我了。

回忆到这里,我又想起昨晚梦中,他站在浮未星的水面上,放眼就可以看见海天相接的平行线,他和七年前没有什么大区别,只是燕尾服的尾翼破败了一些,却骄傲依旧。

但他站的离我很远,我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他的表情,他似乎很悲伤的样子,他在悲伤什么呢?

我然后就醒了,我怔怔的看着天花板。

马上就要出发了,午饭吃的很潦草,因为想到路程远在飞船上怎么写日记啊,只好这时候写,我还从来没去过斐多星系呢,听说相当漂亮,又是五星级宜居星球群,不然大明星玛丽安娜也看不上啊。好开心能够见到大明星,一定要要一个签名。

所以先把杰克的事情往后放放吧!

——————————————

评论
热度 ( 31 )

© 帝台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