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台不语

今朝不改往昔,岁月并非流年

走马灯


献给檬双

女人挎着小包慢慢沿着街道最内侧走着,街上人多的出奇,但都和女人是相反的方向,女人就算尽力蜷起身子,在人群中行进依旧很费劲,她觉得自己像条逆流而上的鱼,其他的路人组成了巨大的潮水,这是风也吹不出浪花的人流之潮,水声却澎湃嘈杂,令女人恐慌,她无助地环视了一下四周,夜幕开始渐渐攀上没有一丝云彩,呈水泥色的灰蓝天空,周围暗了下来,霓虹灯在步行街两侧闪动了起来,女人不由停了下来,她感到疲惫,她停在一家服装店前,服装店里人很多,巨大的招牌明晃晃的,上面当红的明星小生有着一张比女生都水灵的脸。女人不认得她,只是觉得她眼熟,也许是她也曾看过有他的电视节目吧,女人不记得了,但有一串声音终于穿过她的耳朵进入了她的脑中回绕着她跳舞,好不快活的样子。这是一首歌,粤语的。女人听不清楚,但她感觉到寒冷,这才感觉到已经入秋了,自己还只穿着夏天的衣服,因为没有把秋冬的里出来,回家应该清整理一下衣柜了,她打了个哆嗦,想着。

这时有个女服务员热情的迎了上来,她的脸在女人眼里是模糊的,女人不记得她说了什么,寒冷包裹住了她,于是她只是飞快的摇了摇头,转身往家走,她急需温暖,否则就要死了。女人感到自己真是迟钝啊,一路上简直无处不在有人告诉她入秋的消息,她飞快的走进小区里,看见泛红的枫叶,在凛冽的寒风中落下,她没有停留多久,飞快闪进了电梯在开门前,他看见墙角本来作为门垫的一块白的毯子,被不知怎的踢到了墙角挤着,细长紧贴着墙根的样子,像一条长了白发的蛇,女人感到心惊了一下,没赶走过去把它理好。她走进房间,屋里陈设简单,但在微薄的天光下,灰尘飞扬,空无一人。

女人疲惫的丢开挎包,倒在沙发。

再坐上去后刹那,她好像感受到了什么。她想起在这个月的七号她有一个男朋友……哦,是前男友,他们分手了,为什么呢?女人漫无目的的想了一会儿,没有想起来,她有过很多前任男友,但若是有人问她,她依旧能骄傲地回答出:没爱过。

不过也没人问她就是了。

女人打开电视,面无表情的盯着屏幕,电视里放着一首歌,旋律很熟悉,是在商店门口听见的粤语歌,她打起精神听了一会儿。与此同时,听见隔壁邻居在给监狱里的儿子打电话,中年妇女的哭声隐约又沙哑地传来。

哦,真好,你还有人可以哭。

女人突然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她想要往前看,除了黑暗,什么都看不到。而回味过往……太冷了,而且还是黑暗。

女人蜷缩成一小团,她撇见窗外的霓虹灯光,觉得那不定的红色暖暖的,她像看得清楚些,于是她赤着脚走向阳台,身子不住往前伸着,她望见远处走过的地方,热热闹闹,满街人来人往。

真好。她毫不犹豫得翻了下去,任由自己掉落,衣裳散乱地飞舞。她在这个过程中,她的视线诡异的拉伸,把二楼的橘红灯光变成金碧辉煌的秘宝。听见风声在耳边呼啸,把二楼的人声染成哭丧。那首粤语歌依然在女人耳边放着,在她掉在温暖的水泥地上时,终于让她听清了。

“……想起细雪总是葬身江河,难怪未冻醒我。”

女人闭上眼睛,她想有个人为自己哭一回,却连自己都哭不出来了,不过视线却当真模糊了,血红色的液体流了出来,本来清晰的霓虹灯光线在渐渐流动的旋转,像走马灯一样。

——the end——
@檬双 檬姐同名诗扩写,希望喜欢。
祝你幸福!

评论 ( 2 )
热度 ( 6 )

© 帝台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