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台不语

我希望和他到老,哪怕是幻想,哪怕是刹那,哪怕是白日梦一场。

来我们客栈喝茶不付双倍的茶钱别想竖着出去!

一、京城繁华商业街上竟然有黑店?!


我叫XX,因为是个路人所以没有名字,今天刚刚来京城旅游,京城是个好地方啊,人流密集,卖什么吃的喝的玩的的都有,还有西洋玩意儿的,有诗云:京城特别大,一天玩不完。因此需要找间客栈住住。

可找来找去不知道是客栈不在这条街上还是咋地,只找到一间客栈,我从外面看里面冷冷清清的,和外面格格不入。

不该啊。我想,这客栈地理位置极好,京城商业街黄金地段,人们多多少少玩累了都要进来歇歇吧?而且装璜也很不错,牌匾老大的,就是名字有点怪……雷狮渔民客栈……什么鬼……雷狮是店老板的名字吧,贵族姓氏很吃香的,不过渔民就不是很懂了,难不成还兼有渔家乐?

算了,不管了,及时安顿下来才重要。

“唉唉,又有一个人进雷狮的客栈了!”

“我去!人才啊!胆子真大!”

“不是外乡人就是钱多人傻的人才。”

“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叫安捕头?”

“你傻啊,到时候闹个鸡飞狗跳怎么做生意?”

……

一踏进门槛就看见店内空无一人,只有一个白色的拖把摆在前台上,这拖把真白啊……

拖把动了动,拖把下翻出来一张脸……

……

夭寿啦!拖把成精啦!!!

拖把精打量我一眼:“客人?”

“是……是……”我颤巍巍的说。

“没酒没菜客房还有多余要找姑娘出门右拐直走左手边巷子第一家就是花满楼。”他语速飞快的报道,眼皮抬了抬望着我,等着我回答。

“住房……”我小心翼翼的回答。

“住房?”他从台子上直起身子,直视着我,又重复了一遍,“你要住房?”

“嗯……”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难不成在京城住房有其他方言,那怎么说啊……

他脸上瞬间绽放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搓了搓手:“住房好啊!客官要什么房?我们店的皇阿玛套房可是顶级的!客官试一下?”

“不……不了……”我连忙摆手,“最普通的客房就行。”

他瞬间收起笑容,脸一拉,又趴回桌上,这个面部表情变化的快的啊我都没有反应过来,然后他冷冷回了我一句:“没有!”

“可……不是说客房还有多余吗……”

“呵呵,抱歉,我们只多余了皇阿玛套房。”他道。

我咽了口口水:“那算了,就给我来一间皇阿玛套房吧。”

都说城里的人都喜欢搞点噱头,也许这个皇阿玛套房就是噱头吧,其实价格什么和普通客房一样的……

他立刻又恢复了精神模样:“客官真是好品位!我们皇阿玛套房不仅奢华气派有内涵,价格更是亲民,只需一两银子(大约今天人民币750元吧,不过古时候银子购买力很强的,碎银子也可以买很多东西,所以差不多1000元左右吧)即可体验到皇阿玛一般的皇室生活!”

我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我这才明白我进了一家黑店!天哪,我现在走还来得及吗?我就是去花满楼住这里也不能呆啊!

拖把精前台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我想我现在一定脸色苍白,他笑了笑:“客官一定累了,来来来,坐下歇歇。佩利!给这位客官上茶!”

“好勒——”从前台后旁的帘子一掀,走出来一个无比高大的男人,没穿上衣,肩上搭着一条毛巾,一看就一打手的样子好吗?!不过这家店可能是什么修仙圣地,拖把精前台又出来一个扫把精小二,过会儿就是游出来一个帽子精啊,锤子精啊我也不会惊讶——

因为我现在相当害怕!!!

我在拖把精友,善的目光下颤巍巍坐在就近的椅子上,扫把精哗啦啦给我倒了一大碗水,倒的太猛有一些溅到我的衣服上了。

“哎,佩利。”扫把精前台训斥道,“怎么做事这么不仔细,这位客官可是点了皇阿玛套房的,我们要像对待皇阿玛一样对待他!”

“可是不是你说客人什么鬼都不算,要是不给钱就要往死里……嗷!”

他的话都已经说了大半那个锤子才落到他头上阻止他接着往下说我几乎都要以为是故意的了,等等,锤子?

一个扛着大锤子,带着头巾的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扫把精小二本来被打龇牙咧嘴还想发作,他瞪了一眼,立刻乖得和狗似的,我一想完了,是个狠角色。

锤子精看着我,危险的眯了眯眼睛,然后相当……相当……坏人的笑了笑:“没事,您接着用茶。”

我颤巍巍的端着茶,听着后面又一声打击的声音:“叫你嘴巴牢点不要乱说话。”

“可是不是……嗷!”

又是一下。

“还说!”

“雷狮老大我错了!”

完了,锤子精渔民栈长……

我是彻底一口水也喝不下去,刚抬起头,看见那个锤子精渔民栈长直勾勾盯着我,我吓的大叫一声,水一下撒了出来。

“客官你手有点笨啊。”他语气不咸不淡的说,这可能就是城里人所谓的皇阿玛级别待遇吧我不是很懂啊,然后他说,“既然衣服湿了那就赶紧上楼换下衣服歇着吧,卡米尔!”

我想彻底完了,又出来一个人,说不定是个帽子精……

一定明晃晃的绿帽子。

少年面瘫着脸,走到锤子精渔民老板面前:“大哥。”

“带这位客官上楼去他的皇,阿,玛,套房。”他特地强调了这几个字,然后用可怖的眼神盯着我看,我这才想起我还没付钱,于是我颤巍巍掏出一锭银子,心像刀割一样疼……

“等等,客官,茶水钱你还没付呢!”锤子精渔民老板晃了晃锤子道。

我立刻识相拿出一些碎银子付了那碗一口没喝几乎全洒在我衣服上的白开水钱,四个人才似乎放松了一些,让出一条道,帽子精对我来了句:“跟着我。”然后带着我去了客房。

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来京城玩过,这次事件给我留下了巨大的心里阴影,我将把它写成文章留给我的子孙后代,千万不要入驻这间客栈!千万!不要!!!

——————————————————————————————

我又开新坑了......哎......

雷狮海盗,哦不,雷狮渔民团和今天依旧混在渔民中的安捕头的日常,全员都有啥的.......

安雷向,还会有其他cp。

一写欢脱我自己都知道ooc,算了ooc就ooc吧。

评论 ( 1 )
热度 ( 49 )

© 帝台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