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台不语

我希望和他到老,哪怕是幻想,哪怕是刹那,哪怕是白日梦一场。

龙物语

序章 第一/二章 第三/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西幻龙族x神探夏洛克

 第七章

 安迷修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眼睛,深色瞳仁细密的横在中间,周围埋着一层层渐次的紫色的瑰丽,像阳光下的薰衣草田,应为阳光的绚烂越往远处颜色变淡了,但和天际混合在一起,神秘,静谧,一方天地中仿佛藏着一整个辽阔无垠的纯真美好世界,他甚至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古怪的东西,恐惧与天真。

雷狮化成半龙,巨大的黑紫色翅膀半张开,他的身边环绕着气流与闪电,狭窄的室内纸张乱飞,两耳边标志性的倒角以及头顶的一支犄角和从衣物下顺着脊背一路蜿蜒直至尾尖的尖鳞,都彰显着他的种族——耶路撒冷深渊圣龙,而这种高贵的龙类不知的是,他对面的人已将他也一眼看穿,而且更多的看到的是他的内在。是的,那一刻,安迷修便一下从心眼里原谅了他的所作所为,其中的因果怕是连他自己也说不明白。
雷狮或许终究只是一个孩子,虽然看起来骄傲,张扬跋扈,不可一世,但终究是渴望被保护的,他也许远不如表面上那样无所畏惧,只是清楚的知晓有些事情一旦选择了大大方方的走总比心惊胆战更能鼓舞自己和周围的人,毕竟聪明如他深知既然已经无法回头,便永远不要后悔,因为最坏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穷尽一生罢了,而他,已经准备好了。
但安迷修没有说什么,他转身向金道过谢之后便那期放在走廊墙壁上的拐杖走了,动作行云流水到麻木。
房间里瞬间只留下半龙形的雷狮和傻傻立在那里的金。雷狮忽然感到一种患得患失的无趣,他收拢起翅膀,尾巴在身后地板上没有精神的拖着,有些欲盖弥彰的盯着尸体毫无目的性看着,头巾落在尸体脏污的伤口上也没有管。
金有些尴尬的看着这一幕,刚想说什么,突然走廊里响起了紧密的脚步声。
金眼睛直发亮,激动的扑过去开门:“格瑞!”
“嗯。”他向来沉默寡言的发小对他报以一个很浅的笑容,但这足以让金一整天都保持好心情,雷狮是知道的,傻子总是更容易得到满足。雷狮有些酸溜溜的盯着金那张像开了花一样的脸想。
“我说雷狮,你不要再在媒体手机上发这种东西了,你让我们后面怎么弄。”一个令雷狮恶心的声音想起,他毫不遮掩的翻了个白眼。
“那是你们的事,考克斯,我只负责告诉你们,和他们,真相。”他故意一字一停的说,“你们警视厅除了会对伦敦市民这么骗这骗那还会干什么?Nothing。”
“你!”“好了,考克斯。”格瑞制止愤怒的警官,然后面无表情的对瞟了一眼台子上的尸体,“收拾一下,走吧。”接着就去外面车子里等雷狮。
雷狮从金怀里抢过外套,刚想走出门,看见了一部放在尸体台子角上的手机。
他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安迷修的,但他没有发出声音,而是撇了一眼忙忙碌碌收拾着的金,尾巴尖弹了弹,默默把手机揣进了口袋,然后愉悦的走了。
安迷修到法医院门口就和贾德里道了别,他对贾德里感到很抱歉,他害怕因为今天的事弄得贾德里和雷狮不和,但贾德里说不要紧。
“其实他不是个坏人,哦,或者说坏龙。”贾德里对他道,“他只是有点……你明白的,事实上他比我们大多数人都好。”
安迷修一时半会儿也没有理解他的后半句话,不过他没有多问,而是在和贾德里道别之后独自一人跛着腿慢慢走到十字路口,打算拦一部出租车回家。
他刚刚伸出手,一辆黑色的轿车就开到了他旁边,他不觉得这辆轿车的停靠和他有关,也就没有多注意,但是轿车在他正面前停了,车窗慢慢摇下,安迷修看到一个扎着红色头发的男子,他带着一条奇怪的眼罩,令人震惊的是他居然还能开车,而且他准确的对着安迷修笑着道:“哥们儿,上车。”
安迷修万分震惊,本能推辞:“不不不,你们——”他猛地禁了声。
右边副驾驶座上,一个绿发的,同样带着奇怪眼罩的女生面无表情的脸对着他,黑洞洞的枪管准确的指着他的头。
“上车啦,哥们儿,免费的哦。”男子笑的越发开心了。
安迷修眸子暗了暗,打开后座车门坐了进去。
车子再次开动了。

 —————————————— 
您的好友【蒙特祖玛】【雷德】已上线。

评论 ( 2 )
热度 ( 37 )

© 帝台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