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台不语

我希望和他到老,哪怕是幻想,哪怕是刹那,哪怕是白日梦一场。

龙物语

序章 第一/二章

西幻龙族x神探夏洛克

第三章

“啪!”拉克洛先生把安迷修新交的论文往他面前一丢,面无表情,他细长的尾尖在身后摆动,不时弹两下,表现出他的不高兴。
安迷修低着头,老先生带给他的威压压得他快喘不过气来。
“安迷修是吧?”他用标准的中文念出的他的名字,“我看了你的评估结果。”
“是的,教授。”他已经隐约觉察到拉克洛教授要说什么,肯定是什么他是百年难得一见的龙医好苗子什么什么的。
“我……我对你的期望很高……”令人惊讶的是教授在说完这句话后突然变得疲惫而失落,肩膀塌了下去,反而带着一种请求的味道,这让安迷修瞬间慌了。
老教授指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先请坐,我想和你好好聊聊。”
安迷修慢慢坐下。
拉克洛先生叹了口气:“先来讲一下这次你的论文,你首先觉得,这篇论文好吗?怎么样?”
“非常差,很敷衍。”安迷修老实回答,这次的论文完全是他用理论知识拼凑出来的,龙医课拓展过广,要涉猎几乎所有的专业知识,他有大量知识需要背诵,他希望自己成为最好的龙医,所以这篇论文他认为只是理论展示,不需要细写,拉克洛教授也不会细看,没想到……
“霉翼病的致病因是什么?”教授突然问。
安迷修一愣,本能背出来:“龙类半龙状态翅膀暴露过多,翼膜接骨部分或末端一旦受伤伤口较小极易感染导致翼膜感染破裂,破裂过多漏洞过大将无法修复,因此……”
“停!”教授喊住他,摇摇头,“的确,霉翼病是这样产生的,但是我想要你说的是,具体什么情况会导致霉翼病,就比如你知道如果你冻着,就会感冒一样,你知道怎么样,龙类将会得霉翼病吗?”
安迷修愣住了,他搜索着大脑里密密麻麻的理论信息,发现一片空白。
“你是不是不知道?”教授也如此道,他递给安迷修一个iPad,“搜索一下。”
安迷修搜索了进去,发现大量的信息,他立刻睁大眼睛,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教授,这……”
“但是上面有些信息是错的。”教授立刻说,指了指搜索结果其中一条,“结合你的理论知识,你很快就能明白这是错的,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比如一直用绑带闷着,不让伤口透气,也会加剧霉翼病,药物不能涂太多积聚在接骨处因为有些龙类有翅爪太多药物积聚久了会腐蚀龙骨……还有很多很多……”
教授停止,认真看着安迷修:“我们是很脆弱的,千百年以前我们面对着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疾病其实无能为力,我见过很多翅膀完全被霉翼病腐蚀光的龙,翅膀只剩一具骨架,后面漫长的余生只能在地上匍匐为生,我们龙只能依靠人类,靠着人类我们才能活得更久,更好。”
安迷修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你很认真,你爱龙,我感觉得到,但是你缺乏经验,严重缺乏。”教授不断摇着头,“你潜意识里将龙完全当成另外一种生物,这我可以理解,中国还没有完全实施人龙共居法案,你生活在一个排外古板的国家,请不要介意我这么说,中国人一向很谨慎,中华古龙也是,我拥有这份血统因此我明白。所以你认为龙医学就是理论知识,这远远不够,以后你将面对体型是你五倍的暴躁受伤的龙,你的理论知识在那时不会起一点作用。”
“教授,我明白。”他回答,“您希望我做些什么?修改这篇论文吗?您放心,我一定……”
“不。”拉克洛教授递过去一张单子,“我看了你的评估报告,有32%军事系。没有什么比战争更能历练人的了,你的理论知识我相信已经超前学到大三的了,接下来,就是实用了,我将定期将现在学校里的课程学案寄给你,希望你在工作之余还能保持学习。”
安迷修看着那张“伊拉克纷争地区报名参战表”手麻木了起来,过了很久,他才慢慢抬起手,拿起笔,一笔一划写上了自己的中文大名。


第四章
战争,令人糟心的喧闹,铺天盖地的尘土,夹杂着龙啸声,接着是子弹……剧痛……
“唔……”安迷修挣扎着从床上坐起,他的衣服已经被汗湿透了,他崩溃的捂住头,将额头靠在膝盖上,蜷缩成一团。
“您还是会做噩梦吗?”心理医生对他道,“安眠药没有效果吗?
他摇摇头:“丝毫没有。”
“这样啊……嗯……那么安先生,你现在是独居吗?从伊拉克就是?”
“是的。”
“既然这样,安先生,我介意您找一个室友,或者伴侣,独处不再适合您了,试着对另一个人敞开心扉,或许对您的病情会有一定帮助。”


与此同时,伦敦警察局。
“日前广受关注的龙市民自杀事件已经基本排除自杀的嫌疑,基本确定为自杀……”格瑞警长面无表情的对着下面三十多个记者和闪光灯说道,但是他话音刚落,几乎是同时,包括他自己,所有人手机里都收到了一条短信。
“错了!!!”
记者们面面相觑,面对这条突如其来的短信不知道该怎么办。
格瑞顿了顿,决定无视这条短信,于是他继续道:“但因死者服用的都是相同的白色胶囊,警方会从药物来源入手,不排除他人或组织教唆的……”
又一阵密集的手机短信提示音,这次是句硕大的:
“大错特错!!!”
格瑞对着手机皱皱眉,丢下开始低声讨论的媒体们,自己走了出去,警员考克斯紧跟其后。
“头儿,他又是这样,话说我们也不能任由他每次都这样,我们后面也很难弄的。”
“我觉得相比较而言,破不了案子才是更难弄的事。”格瑞坐上车子副驾驶座,对考克斯道,“去法医院。”
“话说头儿,有个问题我很早就想问了,他怎么发的短信,他是只龙对吧?”
“是啊。”格瑞看着窗外淡然的说道,“但他是雷狮,他总有自己的方法。”


刺啦一声,尸体袋被迅速拉开,他看了一眼,便问金发的法医:“新鲜吗?”
“当然!早上刚送来的!”拥有一双大蓝眼睛的法医金认真点点头,继而露出恐惧的表情,“你要干什么?”
“怎么死的?”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套上手套,撤走尸体袋,脱掉了戴帽外套丢到金怀里,一撩头巾对着尸体研究起来,表情生动至极令人不寒而栗。
“煤气中毒……”金说道。
他闻言用一种相当不屑的语气对着尸体道:“这么傻逼的死法?不是说有人是吸煤气长大的吗?这货还可以吸死,看样子就是不死在这件事上也是活不久的。”
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在酝酿复杂感情的之余又问道:“哪个,雷狮,你这次要干什么……”
雷狮对着他灿烂一笑,掏出一条鞭子。
“哇!”金大叫一声,“这是什么?”
“鞭子啊。”雷狮在手里挥了挥,“你竟然不知道?你和格林没有玩过吗?”
“什么叫我和格林玩过……不对!是格瑞!”金叫道,脸红了起来,“你把我和格瑞想哪里去了?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最好的朋友?你确定?”
“当然,best friend。”
“好吧,我会把这句话带给格林的。”雷狮学着金的表情夸张的说道,“哦!格林是我最好的朋友!”
“是格瑞……”
“好了,在这个愚蠢的话题上浪费了太多时间。”雷狮对着金不耐烦的招手驱赶,“现在退后,一鞭子抽到你可不管我的事。”
金连忙缩到了角落。

评论 ( 2 )
热度 ( 37 )

© 帝台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