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台不语

今朝不改往昔,岁月并非流年

亡鱼

假渔民真骑士安x扫把星人鱼雷

chapter1

chapter 2 疾病
安迷修握紧师傅的手,他能感觉到,师傅的生命正在流逝,师傅的手越来越冰,脉搏跳动的越来越缓慢。
安迷修跪在师傅的病榻前,周围还有许多横竖摆放的病人,他们大多也都如此,彻底没了活力,连呼吸都显得轻薄。
安迷修进城了一趟,因为路程原因耽搁了几天等他回来,发现整个村子里所有的人全部都病倒了,包括村医和身为村长的自己的师傅。安迷修无能为力,只能遵照师傅偶尔清醒时的指令行事,他花了七天七夜,把村子里所有人一个个从病倒的各个地方迁入村中最大的一间屋子里——祭奠海神的神庙。有好几人在他搬动他们的时候就断了呼吸,安迷修只能哭着把他们的尸体送入大海,然后从浅海慢慢踱上沙滩,推着载有病人的板车,不停的向神庙赶去,留下一串湿漉漉却又格外坚定的脚印。大海由夜晚弥漫着星空的点点夜幕之色,转变成红日正中的瑰丽耀眼,星移斗转,安迷修在大海边奔波着,他实在太累了,推着载着患病严重小女孩的板车突然摔倒在了地上,板车上的病人也跌了下去,粗糙的沙粒磨破了他的嘴唇和额头,他奋力支起身子,挣扎着扑向小女孩,他一摸她的脖子,果然没了生息。
他绝望的抱住女孩的尸体大哭,他看着在一轮落日中被撒上绝美的橘黄色的死亡之光的村子,发出一声声怒吼,直冲远方,又被海浪推的更远。
安迷修对这种奇怪的病一无所知,他注意到这种病似乎没有任何发病的症状,只是带来死亡的,而且它将死亡的过程拖长了,令人感到无比压抑,恐惧,和绝望。
安迷修本来以为自己没多久也会患上这种病,但是却一直以来除了太过疲惫都十分健康,他在病人之间穿梭,竭尽所能挽留他们,死亡的阴影却挥之不去,盘旋在神圣的海神庙之上。
安迷修的师傅是唯一一个患病之后还能时而清醒过来的,他有时候会猛地睁开眼,如果看见安迷修在旁边就会嘱咐他一些最近的事,他似乎对疾病的到来了如指掌,却又不敢透露更多。后面他醒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为了确保他每次醒来自己都能在旁边,安迷修就一直守着他。
师傅的命像放在窗户的烛台,每一次风都妄图吹灭它,虽悉数失败了,但随着蜡烛越来越短,风却从没停息过,它总是会灭的。
安迷修感到那个时刻的来袭,因而惶恐的握住师傅的手,事实上师傅已经很久没有醒来了。
安迷修昏昏沉沉的守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神庙内昏暗无光,他一直在打瞌睡,终于,在他快要一头磕在地上睡着的时候,师傅醒了。
“迷修!迷修!”他犹如从梦魇中惊醒,开始疯狂唤他,安迷修立刻凑过去,“师傅,徒儿在这里!”
他的师傅一把攥住他的手腕,目光全然不似将死之人,但是他眼里仿佛喷涌而出的灼灼火焰令安迷修有点害怕,却还是安抚性的对上他的目光。
“迷修,你要救大家……”师傅对他道,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清楚,“来不及了……海神中……亡鱼已经脱离牢笼,他逃出来了!他就在附近!!!他将带来无尽的死亡啊迷修!!!”
“亡鱼……师傅您在说什么?!师傅!”安迷修惊叫着,因为他的师傅正挣扎着站起身,手舞足蹈。
“他来了!那个怪物!!!带来死亡的人鱼!!!哈哈哈哈……”他在原地手舞足蹈的转圈,安迷修不知道怎么办,因为他隐隐感到师傅疯了,他甚至不敢上前。
突然他停止诡异的舞蹈,转过身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忽然意识到这又变回了自己沉着冷静的师傅。
“只有你能救大家,迷修。”他的师傅蹒跚上前,一遍遍摸着他的头,抱住他,“记得我告诉过你你是骑士的后代,对吧,你一直是骑士,安迷修,安迷修……”
“是的,师傅,我一直记得。”
“那么履行你血脉职务的时刻到了,杀掉亡鱼,杀掉亡鱼,他躲藏在深海里,驾船驶进正东方向的那片迷雾,你就能找到他,杀了他!杀了他!安迷修!”
他最后怒喝了一声安迷修的名字,几乎喝到了他的心尖上,然后他便在最后一丝落日余晖中,倒了下去,停止了呼吸。

————————————————

这篇肯定是会开车的,我都好多年没开车了,不知道车技如何。

让我看到浓厚的迎接我豪车的热情,虽然可能开不好

评论
热度 ( 54 )

© 帝台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