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台不语

今朝不改往昔,岁月并非流年

浅浅的

 二 

三.

“嘿。”白发少年靠在铁栏上,看着和他以同样姿势靠在铁栏外的监狱长,他的侧脸冰冷而璀璨,眼瞳里总有种古怪的,充满活力的光,灼灼生辉,能让白发少年感到悸动。

“你和我讲一会儿话吧,佩利狗。”

“不要叫我狗。”佩利很苍白的第无数次对他这样道,但事实上他已经在潜意识里认同了他对自己的这个称呼,“讲什么?”

“给我讲讲你吧。”少年道。

佩利侧过头,迎上那双金色的瞳仁,它们犹如一对被禁锢在牢房里的蝴蝶。

“我?我没什么可讲的。”佩利道。

“你有家人吗?”

“我他妈怎么知道,我从来没见过他们!”佩利有些烦躁的叫道,他是个孤儿,他对这种话题虽不算特别反感,但也总是敏感的。

“啊哈,那真是令人同情,狗狗。”白发少年用一种更加怜悯的语气说出这句话,“你一定要在以后尝试一下这种滋味。”说着,他的额头微微扬起,一束笑容绽放在脸上,“那感觉,太棒了。”

佩里看着他,他刚才的样子格外鲜活,和这几日整体外观完全不同,像有一束阳光,穿过暗无天日的牢房照到他身上,暖洋洋的,甚至令佩利都感觉到了。

“我小时候一直住在扎克帕内,那真是个漂亮的地方,如果你有机会,当然,那里还没有被你们纳粹轰掉的话,你真该去看看。”

“到了四月份,阳光正好的时候,你可以和你的兄弟姐妹一起在草地上奔跑,你的母亲会在青绿色的上坡上等你,你的父亲会铺好野餐用的方格子花布,白色的小花会铺满山坡,如果幸运你还可以找到紫色的鸢尾花,那种紫花很香也很漂亮,还有一棵树立的小白桦,风吹过叶片会哗哗的在唱歌……”

“停!”佩利打断他,他把没有皱起来,努力显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但显然不是那么成功,“你说这些一点用都没有,这些什么都不能给你,你还是呆在这该死的小牢房中,什么都没有变。”

白发少年轻轻笑了笑,这次的笑声非常清脆婉转:“你该改改口是心非的毛病了,蠢狗。”

“我说的只是事实。”佩里难得认真了起来,因为他阐述的是一个他在很小就深谙的道理,“这些很好的东西只会让你觉得眼前更坏,但是如果一直这么坏,你就不会觉得有什么比这更坏了……呃……你懂我的意思吗?”

“虽然你的语言表达能力匮乏又贫瘠,但谁叫我那么聪明呢?”白发少年道,“一般人还真没法和你交流呢,笨狗。”

“不要叫我狗!!!”

“哈哈哈!……”少年开怀大笑起来,他看起来很快乐,这令佩利十分不解。

“喂,有这么好笑吗?”佩利问他。

“不……我说过,你很有趣。”白发少年对他道,他眉眼微微弯了起来,或许因为大笑的关系,面色红润了一些,他突然把手伸出铁栏,放在佩利胸口,纤长瘦白的五指弯成一个弧形。

“佩利,你心里有一束光。”他道,速度很慢,但每一个字都很清晰,“你心里有一束光,现在我这么告诉你,你就知道了它的存在,你将永远什么都不怕。上帝会保佑你,佩利。”

“你……你……”佩利顿时觉得口中弥漫起一股苦涩的味道,胸口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紧紧堵住一样,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情绪,他看着那双黄琉璃一般的眸子,一瞬间竟觉得鼻头发热。

“还记得我之前说过吗?你死后一定会下地狱的。”他问他。

他点点头。

“现在我改主意了,我可不想见不到你,滚去天堂吧,佩利狗。”少年放在他胸前的手移至他的脸庞,“我会在那里等你。”

——————————————————————————

当我写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其实挺想哭的。

“滚去天堂吧,我会在那里等你。”

评论
热度 ( 37 )

© 帝台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