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台不语

我希望和他到老,哪怕是幻想,哪怕是刹那,哪怕是白日梦一场。

浅浅的

浅浅的

灵感来自《请把我埋得浅一点》

含有历史战争情节背景,拒绝钻牛角尖,说实话资料我已经查了不少了,不知道背景把握的怎么样。

一.

运满“货物”的卡车轰鸣着驶进比克瑙,停在奥斯维辛四十七号集中营的大铁门前,司机将烟从窗头扔了下去,伸头望望集中营,吐出了最后一口烟:“妈/的,这个地方看着就晦气。”

门很快被打开,司机迅速进去,他要立刻卸下新的一批货物,然后立刻离开这个地方,他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留。

他把车子开到中央空地,那里已经有不少士兵了,他们一见货车便凑了过来,司机知道,他们都是来挑选货物的,对于他们中的大多数来说,每一次获得新的货物都是个令人兴奋的时刻,新的货物意味新的玩具,意味惊喜。

“嘿!维克多!”一个士兵上前,一边等司机打开车厢大门,一边率先和他攀谈起来,“这次几个?”

“挺多的,四十个左右。”司机掏出钥匙打开三个大锁,他明白士兵的意思,“这次大都还是那样,有两个孩子,还有一个年轻的,姿色很不错,不……”他迎上士兵开始发亮的眼睛,接着道,“应该说,他是我见过最漂亮的。”

他在士兵们的催促下打开了门,车厢里瞬间一阵骚动,光线照进厢内的货物,他们开始发出惊叫,拼命往车厢里挤,但在士兵们踏进车厢时又停止了动作,每一个人或蜷成团,或埋在他人身后,尽力不让这些来挑选货物的纳粹监狱长们注意到自己。

“这个好像不错……”一个士兵一脚踹在一个男人身上,将他身后的女人揪了出来,他抓住她的头发饶有性质的近乎下流的打量着女人,然后把她往车外一丢,“这个婊/子/胸/不错,我先要了。”

其他几个士兵也进行着同样的举动。

佩利站在最外面,皱着眉打量着眼前的场景,他一向对货物不那么感兴趣,所以他的囚室内人也一向是最少的,但也是少的最快的,他一般都会很利索的杀掉他们。到如今,那里面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他今天必须带至少一个回去。

他并没有进入车厢,而是在外围随意扫视,他很漫无目的的看着。

突然,他看见了一对金黄的瞳仁。

那双眼睛和他对视的时间太短,应该不是故意的,但让佩利一下便注意到了他的主人,与此同时,另一个士兵也注意到了他。

“啊哈!”之前和司机攀谈的士兵一下子将缩在角落的白发少年提起,“我想就是你吧,美人?”

“我/靠!这么漂亮!”

“是男的吧看着没几岁,估计连苞/都没开。”

“这个肯定很好玩!这货色!给我吧!”

“想都别想!老子先看到的!”

周围的士兵立刻抛下正在挑选的,一起围过来,他们渐渐遮住了佩利的视线,让他再也看不见少年的身影。

 “啊!!!”突然,人群中爆发出一声嘶吼,随之,人群接着炸开,最先发现白发少年的士兵捂住手,鲜血从指缝流下,少年被丢在地上,他擦了一下嘴边的血,将口中的血沫吐出,用金色的瞳子盯着士兵,万分不屑的笑了,他笑的很大声,佩利甚至觉得感受到伴随着他笑声,耳膜的震动。

“我操你妈的!你个小贱人敢咬我!!!”士兵气急败坏的吼着,一脚踹向少年腹部,“你他妈还笑!老子毙了你!”

说着,他用没被咬的手掏出枪,对准少年。

“碰!”一声枪响打断了喧嚣,佩利放下手枪,大步上前,刚才那发子弹,准确无误的擦过士兵的头发,打在他身侧的墙上。

“这个人,我要了!”佩利转了一下手中的枪,对着周围的士兵露出威胁的表情,一口利牙泛着冷光。

“佩利,你他妈什么意思?!”士兵终于反应过来,一把揪住佩利的领子,用自己的枪对着他,“这个畜生刚才咬了我,你妈还护着他!”

“我没有护着他!”佩利俯视着士兵,“老子那里缺人,他长得好老子看上了!他是我的!”

“你——”士兵感觉佩利握着枪对着自己的腹部。

“把你的手撒开。”佩利道,眼里闪着兴奋却阴沉的光,“别忘了我们还有官阶差别,我杀你不用负什么责任。我好久没杀人了,我不介意杀一个自己人。”

虽然自己也拿着枪,但士兵明白,自己双手开枪,速度不可能比得过眼前的人,更何况这可是素有“狂犬”之称的佩利上校,他的事迹整个纳粹几乎都传遍了,他是雷狮将军手下最得力的干将之一,但是他在战场上太过凶狠,逮着人就杀,完全不分是不是自己人,后来被将军缱进奥斯维辛四十七号集中营,美名其曰“冷静一下,等到能自我控制再回去。”

这种人,不能惹,就算自己有那个胆子,一枪打不打得死他还是个问题,若是打不死,那么他的下一枪必定会洞穿自己的心脏。

“切!”士兵松开佩利的衣领,发泄似的一脚踢在白发少年身上,“算你运气好!”

看着佩利带走白发少年,士兵嘀咕了一声:“真是条疯狗。”

“得了吧,那个小子也不一定会好过。”另一个士兵在旁边道,“疯狗虽然不懂玩“玩具”,但他可懂杀死他们,那个小子看起来没那么乖,活不久的。”

“我倒希望他俩都活不久。妈的,早点死!”


评论
热度 ( 26 )

© 帝台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