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台不语

我希望和他到老,哪怕是幻想,哪怕是刹那,哪怕是白日梦一场。

万万没想到之风雅骑士安拽哥与保洁海盗雷恶党的爱情故事

万万没想到之风雅骑士安拽哥与保洁海盗雷恶党的爱情故事


严重ooc,究极ooc警告


我是安拽哥,全名安·有马·绝对有马·是马不是皮皮虾·真的是马不要笑·迷修,小名安迷修,如果可以请叫我“最后的骑士”。

我每天都是半夜骑二十分钟的马裹着尿不湿去上厕所从五万平方米的床上醒来面对两百多名漂亮的女仆接着亲手为我的爱马披上全钻石的战袍自己穿上全黑曜石坦桑石碧玺石帕拉依巴石陨玉帕帕拉帕石全——等等好像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不过不重要——全镶嵌的骑士袍,出去讨伐恶党拯救黎明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然而我并没有因为富有而感到快乐,我只希望像所有骑士一样拥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

所以听到没有,走开,你们这些该死的钞票,走开,不要再来烦我了。

什么时候才能得到真爱呢?

今天我来这家公司视察,我的家族有十亿家这样的公司,我走到公司中央那个号称是所有公司中面积最小的广场上,果然是小啊,才三万平方米,还没我的床大,上面站着一千多个保洁小哥,然而我家一共有两百多亿个这样的保洁小哥,什么?你问为什么全是保洁小哥?没有小妹吗?那是因为他们他们中的大大大大多数我连性别都记不住,所以只好……等等这个长得像锤子一样的东西是什么玩意儿拖把吗离我好近好像快要——

“打上了……”我一口老血飚了出来,倒在了地上。

啊~幸好姿势够帅气,只要帅气就行了,我可是时刻都要遵守骑士道的。

“少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时候一个扎着乍一看有点像马尾辫的星星头巾的年轻男人,不,是恶党走了过来对我万分没有诚意的说,他扛着那把明明是锤子你就不要假装拖把了好吗?贴了写了“拖把”两个字的纸就是拖把了吗?拜托模仿也要敬业点好吗?你看看你旁边那位白发小哥,人家头上那个才是真正的拖把!

“不是故意的?!这他喵的不算故意算什么?!!!”我对他道,忍不住爆了我高贵骑士生涯中的第一句脏话。

“啊!对不起,帮您的衣服弄脏了!”他在一次万分没有诚意的转移了话题。

“我他喵的都吐血了衣服有什么好关心的啊喂!!!”我说出了我高贵骑士生涯的第二句脏话。

但是恶党吊儿郎当的抖了抖腿,不屑一顾的样子,就是他这个样子,这个不屑一顾却秘之社会的样子,彻底激怒了我,于是我坐在保镖刚刚搬来的黄金座椅上恢复了我的儒雅高贵帅气,对他客气的说道:“这位先生,在下这可是意大利手工缝制的全球限量版,很名贵的哦,我猜你是想问有多名贵吧?总之是很名贵的,我想,把你卖了都赔不起啊!”

这时,一阵劲风挥上来,我再一次,连同我被打碎的黄金座椅,一起飞了出去。

“我是正经的保洁小哥!不是出来卖的!”恶党愤怒的大步上前用锤子怼着我的脸,“别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可以践踏我的尊严!!!”

竟然有人敢对我安拽哥动手!这从未有过的感觉!难道,这,这这这,就是——

爱的心跳?!!!!!!!

一定是的!像我这种土豪对这种身份卑微不擅打扮却善于抽人耳光子的平凡恶党简直毫无抵抗力。

于是我冲上前抓住他的手腕,用霸道总裁惯用的非常霸道总裁的语气对他道:“你很不错,做我女朋友吧!”

“不行!”他甩开了我的手。真是有定力啊,面对我这么霸道总裁的求交往方式竟然还能沉着应对,果然我慧眼识人,哦不恶党。

“我不是那么随便的男孩!你还没有带我坐豪华海盗船环游世界,没有在两万英尺的天使长头上强吻我,没有在铺满裁判球的大厅中向我求爱!还有!我们要无理取闹的吵架,和好,决裂,再吵架,再和好,这样我才能做你女朋友!”

我愣了一下,皱皱眉:“哦,这么麻烦啊……”

“那算了,再见啊。”我转身就走。

“等一下!不要走!!!!”恶党竟然大步追了上来,对我万分扭扭捏捏的说道:“我发现,就在你转身的那一刻,我已经爱上你了!”

“啊!真的吗?!”我惊喜万分,他有些羞涩有些矜持有些性感有些傲娇的点点头。

我终于获得了真挚的爱——

“你们不能在一起!”一个声音阻止了我们,我回过头,一个有着五彩长发,七彩琥珀色瞳仁,身后长着十八双天使翅膀,十八双恶魔翅膀,拥有傲人Z杯胸怀的女性大步走了过来,她每走一步,周围都绽放出大量的花朵,那香味熏的我差点晕了过去。

“大妈,对不起,我在和我女朋友说话,请您让开。”处于礼貌,我对她道。

“迷修君,虽然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但我们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啊!”她看着我声泪俱下的说道,流出来的眼泪一半变成了珍珠,一半变成了钻石。

没见过面算哪门子青梅竹马呀!乱用成语负分滚/粗好吗!

“我这么漂亮而你却为了这样一个打扮土气,又高又高的男人抛弃我!我到底哪里不如他!!!!”她说着哭的更凶了,我命人将她流下来的珍珠钻石泪全部捡起来,挑最大的几颗帮我做好我和恶党结婚用的戒指,剩下的全部捐给妇联,叫他们不用感谢,也不要问我安迷修的名字,毕竟我可是做好事从来不留名的骑士。

“额……”

“而且他还是个小/偷!!!变/态!!!”她完全不给我说话的机会,从衣服里掏出她那个尺寸大的像脸盆一样的那啥,塞给恶党,“你看,他偷我那啥!!!”

“栽赃还能再明显一点吗?!当我是瞎子吗?!”我道。

“不!迷修君!”她说着掏出一叠照片,“他还和很多人有一腿!!!不信你看!”

“这PS技术也太差了吧?!陷害也拜托稍微用点心好吗!!!!”

我冷静下来,恢复了我的儒雅高贵帅气,对她客气的说道:“这位大妈,且不说您是否有做坏人的天赋,就论您这智商和性别还有长相,在下恐怕就是死,也不会喜欢你的。”

大妈不再看我,转身对着恶党:“说吧,你要多少钱才肯离开我的迷修君?”

“我和恶党是真心相爱的!真爱是无价的!”我冲她道,呵呵,天真,过会儿看我的恶党怎么给你会心一击!

“五十六块四毛。”恶党说。

我彻底呆住了,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要价居然这么精确还这么便宜!

大妈掏出钱:“给你六十不用找了。”

恶党笑了笑:“谢谢。”然后转身对我:“骑士道我们分手吧再见。”说完撒腿就跑。

“恶党!!!不要走!!!”我扑过去拉住他,“不是说好要做彼此的天使吗?!”

他冷漠的看了我一眼,甩开了我的手,再也没有回头。

我痛不欲生的呆在家里,为什么,为什么我现在看什么都像在看恶党?

唉。我深深叹了一口气,喝了一口“孤独和烈”酒,我果然是一个又有钱又痴情的优秀男子。

这时,我的iphat111114屏幕亮了,显示我有一条新邮件,我点开来,竟然是恶党的。

“亲爱的骑士道,我离开你并不是因为钱,而是因为我得了血管神经间歇性头痛静脉曲张引发的腔静脉闭塞开放性滑腔痛不欲生便秘前列腺内膜脱落23333三体综合征和重度船妄想中二病,我不想因此拖累你,希望你找到更好的人,得到更幸福的生活。再见了,骑士道。”

我抱着手机开始痛哭,再也没有勇气看第三百零二遍了。

恶党一定是得了绝症想故意把我气走,一定是酱紫的!也许,我永远也见不到恶党了….好难过,好心酸,好想哭。

我正在恶党曾经的公司缅怀我逝去的爱情时,一个贴着“拖把”两个字的锤子打到了我,我再次飞了出去。

“少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恶党冲过来扶我,我一把拉住他的手。

“我知道,太好了!你还在!”我深情款款的对他说。

“虽然我们已经分手了,但是我还是那个爱岗敬业的保洁小哥!”恶党对折我十分社会的说。

“亲爱的!不要离开我!就算你得了血管神经间歇性头痛静脉曲张引发的腔静脉闭塞开放性滑腔痛不欲生便秘前列腺内膜脱落23333三体综合征和重度船妄想中二病,我也不会离开你的!我一定要和你在一起!”

恶党看着我的眼睛,握住我的双手:“亲爱的,就算我得了血管神经间歇性头痛静脉曲张引发的腔静脉闭塞开放性滑腔痛不欲生便秘前列腺内膜脱落23333三体综合征和重度船妄想中二病,你也要和我在一起吗?!你会停止爱我吗?!”

“不!!!我不会停止爱你!!!”

“真的吗?!!!”

“不!你们不能在一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爸爸!你从哪里冒出来的?你来这里干什么?!”我回过头,看见我的父亲,七创社站在那里,严肃的看着我两。

父亲不屑的瞟了雷狮一眼,对我道:“我每天都从五万多平方米的床上起来面对两百多个漂亮的女仆,所以,迷修,你一定要找一个非常优秀的姑娘啊!”

“这是什么逻辑啊!!!”

“你竟然把我给你精挑细选的女朋友给甩了!你到底什么眼光啊!”父亲继续对我道。

“应该是你到底什么眼光吧!那大妈的胸怀都能包容死大象了好吧!”

“而且,像我们这样家世清白的家族,是绝对不会允许你娶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男孩的!”

“家室清白?!我家不是靠收集硬币发家致富的吗?!还有,来历不明什么鬼?!这就是他有cv有模有粉丝有官方福利我却连模都困难只活在弹幕和同人里的原因?!!!!”

“不!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父亲转向恶党,“你当初来这里做保洁,不就是为了勾引我儿子嫁入豪门吗?!”

说着,我爸就被一个贴着“拖把”两个字的锤子打飞了。

“我是正经的保洁小哥!”恶党愤怒的大步上前用锤子怼着我父亲的脸,“别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可以践踏我的尊严!!!”

七创社趴在地上,暗想着:竟然敢打我?!没想到我儿子这么勇敢,不枉我费尽心思给他从小养媳妇。

突然我的父亲跳了起来,看着我:“迷修!他真是一个非常棒你男孩,一定要好好珍惜他!”

“谢谢爸爸!”我万分惊喜,激动的抱住恶党。

我是安拽哥,全名安·有马·绝对有马·是马不是皮皮虾·真的是马不要笑·迷修,小名安迷修,如果可以请叫我“最后的骑士”,万万没想到,万万没想到,我终于拥有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


今天历史上第二次用lofter,还是那句话,不要在意细节。

评论 ( 3 )
热度 ( 35 )

© 帝台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